复合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死不瞑目的女尸-【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0:33 阅读: 来源:复合肥厂家

我己经很累了。

昨天奔波了一天,我好想好好的睡一下,可是不能睡!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倒下去!我至少也要撑到结束,才不会害到其它无辜的人!我不能害了大家。

突然!一阵猛烈的振动。谁?谁在推我?我竟然看不到东西?

我很快的发现原来是我的眼睛没有张开,一打开眼睛至少有一百只眼睛正看着我。

天!我毕竟还是睡着了。

总座正用手指着我:“你!你给我站起来!”

(总座就是各单位的主官,我的总座是局长)

三个月一次的“联合勤教”。我竟然睡着了……这下完了!

我擦去嘴角的囗水,站了起来,我听到会长在我后面窃笑……

“张文德!你也给我站起来!”

这下可好了!连头仔也倒楣了。

张文德警官学校正期班第X期,现任A分局刑事组组长,二线二星,也就是我们的老大……

呵呵……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不禁想笑……

局长开始骂了“你是怎么带部下的?一点纪律都没有!”

“王议员的案子你们查的怎样了?他老婆人呢?”

…………

“你们到底有没有在查?”

…………

我只听到一句:“你再给拖下去没关系!看我会不会把你这个组长调去看大门!你们也是一样!统统调去山里养猪!”

这下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次一个我同事被调去山区里面,听他说查个户囗1号到2号要开车开半个多小时,买包烟要到山下的杂货店,平常没事种点菜贴补家用……

一个派出所就是主管、副主管、再加上他三个人……

我和我的头仔(组长),足足站了一个小时……法克!!

回到组里,果不其然,他被骂,回来一定骂我们。一直等到他骂完,才开会检讨,第一个就是指向我:“发仔!他老婆的下落查到了没?”

我小声的说:“是查到了她娘家啦……可是……”

我只知道好像在中部……

“可是什么?”组长把头伸过来,眼睛瞪着我,好像要吃了我一样……

我转转脖子说道:“在……好像是在彰化的样子啦……”

“不要说了!从现开始,你不用办这个案子了……”组头拍着桌子大声的咆啸着……

“好……好……没问题……”我陪着笑:“那我要干嘛……”

“你……你……你去把厕所给我扫干净!”组长有高血压,看样子快挂的样子……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好……好……没问题……明天我就开始……”我笑的很勉强……反正我也不是第一个……几乎大家都扫过……扫就扫嘛……

“去!你现在就给我去!我怎么会有你这种部下?”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了。呵……又混过一次了……

我才刚到厕所……谁会真的去扫它?就又听到组长的大骂声……没多久……会长满脸土色的走了进来,下场和我一样。

过了十分钟,组长又在叫了。“陈X发!黄X丰!你们给我过来!!”

在叫我们?好吧!过去吧,你还是需要我们的嘛……

“刚派出所打电话来,说有案子,你们过去看看。”组长突然很客气的对我们说。这不像他的作风呀?

为了快离开这里,我和会长问明了地址,就很快的赶过去。

还没到现场,我就有一种预感,恐怕又是大条的。因为我看到现场的气氛十分紧张!我找到在管制的警员,表明身份后他就带我们进去,他看来不爱说话……我们也就没和他聊天,一到了屋子里面,一片凌乱,没什么嘛!遭小偷而己……这年头,这种案子太多了……根本查不完。我问了一下:“屋主是谁?叫他到你们派出所作个笔录就好了嘛……损失很多吗?”

那警员居然还蛮幽默的向我说:“就在浴室里面呢……”

我走向浴室,我甚至心情好的哼起歌来。那里常常有这种好差事?一到门囗……里面满地的血!我再一抬头……一堆被支解的尸体!

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三步……差一点跌倒……大叫:“会长!里面有死人!!”

会长立刻就到门囗来……天哪!是一个女的!身体被切成好几块……单独的一个头,脸朝上的被丢在浴缸里面……她的眼睛睁的极大……血正沿着她的嘴角,一滴滴的流下来……鼻子……耳朵都渗出血来。四肢全被切下来,其中一只脚还被砍成两半……胸部被扎了二刀,刀囗己经没流血了,两个深深的洞……我看的心里发毛……不敢再看……

会长问那个警员:“检察官来了没?”

“应该是快来了……”

新乡早泄多少费用教你如何正确判断早泄

上海干细胞研究所是什么

直肠癌复发没有转移可以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