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衡阳店门镇之争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6:54 阅读: 来源:复合肥厂家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6月7日,衡阳市提出“扩城连岳”方案,欲把衡阳县的集兵镇、樟木乡划并给石鼓区,把衡山县的店门镇划并给南岳区。划并店门镇,遭到衡山县一些民众反对。

衡阳市发改委负责人解释,“扩城连岳”只为解决南岳区行政“飞地”问题,并能为南岳突破缺水缺地瓶颈。而湖南省委党校易可君认为,衡阳此举与湖南省推行的“省直管县”相背离。他说现有很多地方都在将优质资源的乡镇划并入城区,或搞经济圈,来影响“省直管县”行政区划调整。这是一场地方政府的利益博弈。

当划走店门镇的方案流传到民间后,激起了一些人的责难。网民在相关论坛发帖表示,资源都被划走了,衡山县的经济还要不要发展?

店门镇是衡山县面积最大的乡镇,该镇紧依南岳距其约15公里。由于衡山坐落在南岳区,店门镇也已开发出了白泥度假村、九观水上乐园、南岳衡山九龙峡漂流等旅游项目,实现年接待游客30多万人次以上。

一位衡山县官员说,店门镇上还有兰竹、生猪养殖等基地。生猪基地养着四五万头猪,如果少了这些猪,县里连国家生猪养殖补贴都拿不到。

在店门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宝贝:九观桥水库。这个水库总库容3370万立方米,灌溉衡山县及南岳区共10个乡镇的耕地8.13万亩。当地知情者称,南岳区缺水、缺地,所以急需这方面的资源。

有评论指出,对于某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级市,在“市管县”体制下,市对县是有财力支持的。实行“省管县”后,市级财政当然就会认为从此再没有相应的责任。因此,在某些财政配套资金问题上,原由市级财经配套的部分,却由于管理体制的改变而不能到位,反而加重了一些县级财政的困难。同时,财政“省管县”体制会使地级市产生强烈动机,将所辖的富裕县改为区,同时千方百计把贫困县踢出去这就是“店门镇之争”的实质。

上世纪80年代,国家开始推行“市管县”体制,其初衷是为了以中心城市来带动农村发展。到目前为止,全国基本上已普及了这一体制。然而,事与愿违,“市管县”的结果却是制约了农村发展。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乡镇年鉴的统计发现,“市管县”实施后,“国家转移县乡财政”与“县乡上交财政”之间的差已从1980年的“正160亿”变为1999年的“负1600亿”。因此,中央从2008年提出要把“市直管县”改为“省直管县”。面对这一大势,有些城市感觉到了危机,于是,它们在新政尚未完全落地之前,提早动手,再把农村“剥夺”一回。“划并店门镇”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城市要发展,向农村要空间本身没问题,但前提应该是‘城乡统筹发展’,一味靠牺牲农村来保城市发展的路子,不能再走下去了”,有学者表示。

注册即时通,参与“2010新闻幽默奖候选榜”投票,评年度最热新闻,惊喜等你拿!

立刻注册成为即时通会员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想,在2011年,类似“店门镇之争”的事件还将出现更多,这考量着县权改革政策制定者的智慧,最终的结果必将是一个多方利益博弈后形成的平衡局面。——潘潘

现在有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其政策制定与措施出台的出发点,有许多不是在于真正为民众谋利益,以平等互利的立场为地区发展谋出路,而是为了政府部门利益、地区发展私利和官员个人的政绩等等。其实,这种决策的根本内因仍在于以私废公,或者是为了本地民众的富裕而不顾周边地区的发展,这都是不对的。应该考虑到公共资源的合理配置,懂得“舍”与“得”,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是最高的政治伦理与政治智慧。——刘鹏飞

如果“扩城连岳”是为了店门镇更好发展,那店门镇肯定没人会举着反对牌。可是,如果是为了增加衡阳市本身的财政要从收入好的店门镇那里分一杯羹的话,这个出发点没有人会觉得合理。资源的配置对于城市的发展是太过畸形,只是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把财政强硬的进行资源再配置。——杨文

首先可以说这是很低级的把戏,骗不了下边也骗不了上边,最终能否得逞,照这个形式悬了,毕竟被新闻曝光过了已经。然后再说市管县的问题,我一直拥护省管县;省管县,说白了就是中国多出来千把个市;中国的事情就不能大而少,而要小而多。就比如以前的国企,规模是大,大家都躲在体制下面,谁干得多干得少就那回事;想去做点生意自立门户,也没有那个氛围。现在好了,把你推出去,你现在是个市了,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吧。我们淮北市,以前是宿州地区的一个县,七几年独立为地级市,现在各方面比宿州城区还好。如果不走出宿州的“家长制”,没有淮北的今天。

但是这个“扩城连岳”的问题也暴露出了:市政府为了省管县之后自己不至于囊中羞涩,现在开始“运作”了。一旦扁平之后,就像上边说到的淮北和宿州,以前淮北的辈分比宿州低了一辈,后来上级出面让他俩平级;结果二十几年后,宿州各方面反而不如淮北了。这个“老子”不能变成“儿子”的思维,让现在的市政府赶紧把优势资源揽到自己的手里,同时把坏资源踢出去。怎么办呢?我觉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省管县推动得快点,才能避免这些事情;慢了的话,势必出事。要快,可以先把市级单位划分行政区域的权力收上来,再动他们!——马超

我不太明白“省管县”的真实含义。省直管县以后,市怎么办?是不是以后市和县就平级了?那是不是就没有“市”这个级别的存在了?大家都是一样的单位了?那市长不用管那么大的地儿了,是不是要降职称,降工资?市政府是不是要精简机构?那省要一下管几百个县,能管得过来吗?如果真能精简下市政府,我倒是很乐意看到,我们的官实在是太多了,快要养不起了,尤其我马上就要失业了,更要考虑这个经济问题。——龙在天

“省管县”模式,增强了地方县级官员的权利。因此,也就削弱了市一级的权力。在此之前,市级自然要抢占优势资源。总体来说,“省管县”还是利大于弊的。县级官员一般来说直接接触百姓,属于比较基层的组织,每天面临民生,比较了解情况,给予他们充分的权利,有利于更好地实施利民政策,因为是由人民直接监督的。所以,不容易打马虎。以前,他们可以推脱说,上面不给批,现在自己有权了,就没得借口了。想来,农村的发展应该会有改观了。——陈晓龙

当前,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大方向已清晰:横向推行大部门制,扩大管理幅度,整合资源;纵向实施“省直管县”,减少管理层次,使得更多的公共资源向县乡倾斜,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改革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割,“省管县”无疑削弱了地市一级政府的财权和事权,于是地市赶在政策出台前将富裕的县并入城区,贫困县则留给了省里,既占了便宜,又甩了包袱,真是一举多得的如意算盘啊。衡阳“店门镇之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94年分税制之后,县乡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公共服务的能力严重弱化,很多地区的水利设施甚至还是毛时代修建的。实现“省管县”,扩大县级财政能力,对新农村建设、城市化进程将起到积极的作用。所以这项政策的实施应该干脆利索,对衡阳市这种“投机”行为应该坚决打击,不能留下后遗症。——西铭

省管县的初衷是减少管理阶层,让党和国家的政策能够更好的落实,让百姓体会到来自党和国家带来的优惠,但是由于现行的财政评估体制造成相应的政府部门“抢富弃贫”,富得地方很多人抢着要,穷的地方没人问。要解决这样的问题首先要明白:一、“省直管县”体制应该重点帮扶那些穷困的地市,而不是去跟地级市抢富有地市。二、改革和完善现有的地方政绩评估体制,避免评估流于形式。——程鹏丽

目前我国的政绩考核,看的只有经济的发展,只有GDP的增长,只有高楼大厦的数量。这造成了官员们另类的政绩观,只要经济能够增长,群众怎样生活他们才懒得去管。这也就是衡阳市“店门镇”之争得焦点,市县两级政权都在抢那些资源丰富的乡镇,他们看中的只有金钱、只有政绩,眼里根本没有老百姓的生存问题。这样的政府,就算经济再发达、GDP再高,除了能够让首长们升官发财,对群众有什么用呢?——李特

我一直搞不清楚中国盘根交错的组织架构图,村、行政村、镇、乡、县、区、市、市级县、县级市,乱七八糟的,拎不清。其实,百姓才不关心什么县啊市啊,百姓在乎的是谁能给他们带去福音、建设好他们生活的地方、让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而衡阳“店门镇之争”,看起来更像是官员为了为自己的政绩分数之争。一些城市发展速度快了好了,总有眼红的人想坐收渔翁之利。富裕的地方总是有人抢着要。这些官员真该下台。——潘昕妙

共同富裕是最终目标,让一部分地区先发展,带动其他地区发展是手段。只是手段用了一半,目标最终也无法实现。只要一部分地区发展起来了,其他地区似乎就不用发展了,反倒努力压制它,利用它,剥削它来发展自己,只能导致差距越来越大。究其原因,无法考证。欲求解决,也只能在政府管制上做文章。政府加大管理,真正做到共同富裕,统筹兼顾。——胡倩

突破地域观念,统筹区域发展,难道这只是想得太美?现在觉得这也许有点悖论的味道:最终受益的人并没有能统筹的实权和行动力,而具有行动力的人却只是从一己私利出发,统筹的结果首要是发展自己,至于整体是否发展,那是后话。——李展蓝

目前我国有有五级政府,也是世界上政府层级最多的国家,这五级政府都要吃国家财政饭。而财政就那么一块,必定会造成分配不均,因此各地均会想办法巧立名目,增加收入。至于“店门镇之争”所暴露出来的横刀夺爱,可以理解,这也充分证明了市级政府所处地位的尴尬。一切该到清算的时候了。——笔笔的笔

陈晓龙~西铭~胡倩~你们的评论很精彩~好有才,期待有一天我也能达到你们的水平,你们的评论我抄在本子上,认真学习,每天进步一点~~~谢谢你们,学习了:)——李梅

市级政府对于“省管县”体制早有动作,现在才通过“扩城连岳”这一事件由媒体纰漏出来,而地方上早已暗中进行了一场优胜劣汰的划分和兼并,能创造收入的地区和旅游景点划归市里,政策后行,县级政府吃了大亏,在之后的建设中相应的也会遇到更多的困难。——杨弼麟

濮阳定制工作服

宿州订做工作服

宜春设计职业装

江都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