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调委秘书长党金国迅速撇清与李广年关系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33:23 阅读: 来源:复合肥厂家

李广年火了,“中调委”浮出水面,中字头的组织,唬了不少人。从赵锡永到何学民,无论是高端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还是时髦的“国家环资委”,各种民间组织都在繁忙地向各种群体兜售权力,李广年们屡得手乃因权本位意识深入社会思维的骨髓。

图说:网曝疑似李广年艳照

图说:党金国

中国新闻周刊网6月26日 综合报道 “中调委”进入公众的视线,源于一组艳照。近日,疑似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兼党组书记李广年艳照曝光,他被指包养18岁情妇。爆料还称,该情妇的日均待遇不低于之前纪英男,并同时曝光李广年还有多个其他情妇。

报道还称,“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隶属于中央党校下的科学发展观理论调查研究学会”,经济上国家财政拨款。最高机构是常务委员会,由党组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副秘书长组成。主要工作内容涉及学术交流、国情调研、行业调查、业务培训、内参编辑和咨询服务等。

具有迷惑性的是,在被曝光的中调委的一份工作章程中,提到了该组织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第三代领导人的首肯并欣然题词”,还列举出了一长串部级、副部级高官对该机构成立“躬身前往祝贺”。

不仅如此,在其资金来源一项,排在第一位的供给单位是“各地方政府”。在李广年2013年重组“中调委”后,其宣称的上级主管单位由“毛泽东学术研究会”变成了“科学发展观理论调查研究学会”,并且自称“科学发展观理论调查研究学会”是中央党校的一个部门。在艳照事件曝光后,“中调委”的秘书长党金国也在微博上称,此事要向中纪委汇报。

中央党校声明引发的讨论

而将此事推向一个新的高潮的是中共中央党校的一封声明。6月22日,中央党校官方网站首页挂出“关于与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无关系的声明 ”,声明首度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应,并称中央党校下属单位中查无此机构无此人。

声明称:近日,网上一则“疑似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李广年被曝包养18岁情妇”的消息称:“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隶属于中央党校下的科学发展观理论调查研究学会。”经查,中央党校从未设立过“科学发展观理论调查研究学会”,此前更未听闻“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及其活动,教职工中也没有名叫“李广年”的人。

声明称网上流传的谣言对中央党校名誉造成极大损害,中共中央党校保留依法追究相关当事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央党校的一纸声明,剥去了李广年的新衣。但李广年反而更加引人注目,一个不是国家干部的无业游民如何才能被人认可为国家干部,并在包养情妇上胜似国家干部?

中调委与国调委什么关系?

腾讯微博认证资料为媒体人的“吉四六”6月21日发微博称:“刚打电话给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的秘书长党金国 ,想了解一下这个神秘组织。党同志看了艳照,说看长相的确是李广年。党同志还说,作风问题很严重,他要向中纪委‘汇报’。面对组织是否合法的质疑,他表示他们这个组织很正规,就是李广年很不正规”。

6月22日,一个名为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河南分会的网站,发布了李广年被免职的消息。消息称:经研究,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免去李广年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职务,由司马南同志接任。司马南同志是我国著名的独立学者和社会评论家,长期从事调查工作,捍卫我国先进的政治制度,作风优良,是该职位的最佳人选。

6月23日,司马南在其新浪实名微博上称:“很多朋友打电话核实情况,我完全不知情,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组织,更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和这样的组织建立了什么勾连。”目前,河南分会官网已经撤下该篇文章。

腾讯微博认证为“民间组织‘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秘书长”的党金国称: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和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机构。

但是,党金国又在其新浪实名微博上称,李广年作为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的领导,李广年艳照风波尘埃未定;李广年只能代表他个人。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在很多方面是被蒙蔽的,是某种意义上的受骗者而不是骗人者。

那么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和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到底是什么关系?

据《潇湘晨报》报道,对于网上盛传的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的前身就是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党金国表示,虽然都是李广年组织起来的,但是之前的国调委是2010年9月国内某思想学术研究会牵头成立的一个组织机构,在2012年的时候因为工作上的违规,牵涉到了一起官司已经被撤销了。至于具体的情况,党金国表示不便告诉记者。“严格说来国调委不是中调委的前身,是一个新成立的组织。”

李广年们的外衣

事发后李广年本人不见踪影,不过微博上关于李广年的传说仍在流传。

京C-老记徐祥称曾经和李广年通过数次电话包括见过一次面。当时李想让其加入他们的动态委员会并出任江苏分会主任,不过要每年交50万元。徐称自己调查发现其是个骗子。

不过,经过新浪实名认证的盈科北京易胜华律师的爆料显示,李广年在收入上保持着着骄人的成绩:“ 两年多前, 一位朋友找到我,说李广年号称能替他铲事,收了他300万,但是事情至今没有搞定,也不还钱”。

易律师还摆出了证据:“若抓捕李广年后,我愿意作为证人,就我亲身经历,向公安机关提供证言。并且,请朝阳区公安局110出警中心查询2011年8月23日下午本人电话报警记录。”

在网上查询“中调委”主要负责人的资料,发现他们不仅在“中调委”任职,在其他类似部门也有“重要”职务。“中调委”秘书长党金国,同时兼任“中国科学发展与调查研究成果建言献策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会长”、“中原经济区建设促进会秘书长”;副秘书长冉令全,同时兼任“联合国世界和平 基金会世界低碳环保联盟总会副秘书长”、“中国新农村爱心公益事业委员会会长”。这些身份,几乎都是“中字头”的。

事发后,秘书长党金国迅速撇清关系。日前,党金国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就表示,自己目前专注于“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的工作,已经不再担任中调委的秘书长。6月24日中午,党金国还发博客称,自己应邀担任“预防犯罪调查网”的副总编,主要负责《内部通讯》编辑工作,并对金融领域和新农村建设的相关领域进行重点调研调查。记者随后登录了党金国所称的“预防犯罪调查网”,其备案ICP“京ICP备12008061号”为探微(北京)商务调查有限公司。

另据报道,2011年3月,党金国被“中国社会调查所”评选为全国百名突出贡献人物。“中国社会调查所”是什么组织?“中国社会调查所”所长李东民就是因为承诺能帮人成为“行业杰出人物”,还可以申请国务院特殊津贴等荣誉,因诈骗罪于去年被终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另外,党金国担任会长的“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也是非法组织,在今年3月23日其一份“内部文件”中,称“促进会要加快在民政部的登记备案”,也就是说至少3月份之前,所谓“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还是一个没有注册的组织。

“官样”民间组织

“中调委”之事,更像是一个笑话。

众所周知,在中国某机构或公司若前冠“中国”二字,是非常难注册,且和政府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当“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这个组织出现的时候,非常有唬人的功用。

但,尽管其成员自称是民间组织(党金国、李广年的认证资料皆自称民间组织),仍有人相信其有官方背景。腾讯网发起的一项有关“中调委”是否具有官方背景的调查显示,88%的人仍然认为其具有官方背景。

中国有多少这样冒充政府部门的机构,不得而知。《凤凰周刊》曾阐述过它们的共性:1,组织机构上模仿党的组织形式;2,都称接受官方与党的领导;3,负责人或发起人一举一动都在模仿领导,包括讲话、穿着以及体型;4,负责人会建立自己的博客,博客文章气质接近60 年代的官方报纸;5,负责人常到地方考察,不明真相的官员还会接待,并且偶尔出现在地方媒体的报道上。

一个叫赵锡永的人自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副司长”,从2010年开始,在湖南娄底,云南昆明、玉溪等地行骗。赵锡永所到之处,既有当地官员聘他为政府顾问,邀他作报告、参加挂牌仪式等活动,还有当地媒体跟踪报道。赵锡永在多地官场畅行无阻,与受骗官员合演了许多闹剧,以致惊动国务院研究室,专门发通知请云南省办公厅“及时采取措施,制止并揭露赵锡永的诈骗行为”。

去年被大量供货商揭发而暴露的“国家环资委”主任何学民,曾经出行各省考察必有老干部陪同,他还曾在国家发改委的会议室内,对一百多家企业大型企业宣称要在“10个省会城市、50个地级市、100个县推广应用新能源节能灯。宣布这是一个80亿的财政预算外资金保障的政府采购项目后,何公开招标收取诸多中标企业不菲的保证金。

而演技并不高明的骗子们之所以能够屡屡得手,乃是因为权本位的意识已经深入到社会思维的骨髓。

责任编辑:hdwmn_cwj

品牌数字营销

用户体验优化

网站建设

网站用户体验优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