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时刻释案玩微信漂流瓶误入传销组织受害人回忆噩梦般的7天6晚【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13:35 阅读: 来源:复合肥厂家

新闻通报会现场。

红网时刻见习记者 郭薇灿 长沙报道

7月16日,湖北黄平。

晚餐时,妈妈端上来一碗土豆,彭涛(化名)“心口一阵痉挛”。

白菜、土豆、关押、殴打,2个多月前误入传销组织而遭拘禁的经历,给他留下至今无法消弭的恐惧。

“我是以死相逼才捡回了这条命。”彭涛擦了擦下左手手腕留下的伤口,他说他忍受不了殴打,交了近3万元,选择自残才得以脱身。

回武汉后,彭涛在家人的陪同下报警,并配合警方一举端掉在长沙的这伙传销组织,也由此牵出该窝点背后更大的犯罪团伙。

漂流瓶的邂逅

彭涛今年26岁,出生于湖北黄平。每天帮人开车,打点零工,生活过得平淡无波澜。

今年3月,一次微信聊天,他认识了自称在长沙某工厂上班的22岁女生婷婷,两人逐渐熟络,并在婷婷的主动示爱下,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据专案民警介绍,冒充女性和男子聊天,是传销组织发展下线常用的手段,还有假借诸如招工、旅游等名,物色受害者。

彭涛那时根本无法得知,每天和他聊天根本就不是婷婷本人,但他内心是“狂喜的” ,对这份感情充满了期待。婷婷还说能帮他在长沙介绍一份开车的工作,让其顺道来玩玩。

4月30日,彭涛买了一张往长沙的火车票。

见面地点约在长沙汽车东站。婷婷和她的“家人”(传销人员之间的称呼)小美热情地带着彭涛逛街,看电影。中途,婷婷接了个电话,便对彭涛说,去其宿舍坐一下。当晚9点,彭涛便跟着婷婷和小美来到长沙某小区。彭涛对长沙并不熟悉,但有着记路习惯的他记住了这个小区的门牌号和楼下的一家水果店。

婷婷口里的宿舍是这栋楼的5楼,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客厅只有一张沙发,两间卧室的房门关得紧紧的。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彭涛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刚想起身往外走,便被4名男子控制住,并恐吓他说:“不想死,就不要闹。”随之将他关在其中一间卧室里。内心害怕的彭涛感觉腿使不上力,于是就靠着墙缓缓蹲下。

缴获的犯罪嫌疑人通讯工具。

办案民警说,本轮破获的系列传销案,犯罪团伙都是这个套路,及流水线作业,被胁迫的受害人“依葫芦画瓢”,对新进人员再骗、再抢、再非法拘禁,从受害人变犯罪嫌疑人,直至被抓获有80余名受害人变成了帮凶和犯罪嫌疑人。

彭涛心跳得很快,他观察着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昏暗的房间里有着七八个人,相互之间不准说话,窗户被封得死死的,基本透不出光亮,里面没有任何家具,只有薄薄的一层床单被褥铺在地上。

随着卧室房门的关闭,此后,他再没见过婷婷,噩梦也从这一刻开始。

7天里的噩梦

传销人员将彭涛身上的钱财物品搜走后,脱掉他的上衣,让他睡觉,左右两边分别有一个人挽着他的胳膊。

这一夜,彭涛未眠,被锁住的门外不时有着动静,他便像惊弓之鸟般瞪大了眼睛。

早上6点半,监管人员叫他们起床,几口白粥当早餐后,便每人搬个小板凳在房间里听课,中途不管是上厕所还是洗澡,都会有3个人贴身跟着。中午和晚餐都是白菜和土豆。

办案人员介绍,传销团伙中,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老板和新人”吃、喝、拉、撒等活动均有专人监视,不得离开寝室,与家人通讯有专人监控,只能报喜不能报忧,按设定台词回复。

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到点通知起床和睡觉,彭涛数着这样的循环,一次便是一天。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昏暗的房间,恶劣的食宿条件,这些物质上的贫乏虽从未体验过,但习惯之后彭涛尚可忍受,真正让他备受折磨的是丧失自由和那些传销人员口中看似无懈可击、实则违背常识的洗脑课程。

传销组织内部结构从上至下按照老总→大经理→经理→大主任→寝室主任→老板六个层级顺序组成,实行层级负责管理制。“老板”给“新人”做“师傅”,“大哥”负责带“新人”,教授如何对抗公安机关审查的办法和策略;“新人”被暴力胁迫后,被迫缴纳上线费即成为“老板”。之后,依据个人表现获取“师傅”“大哥”的资格。

他们一遍遍告诉彭涛,这是一个穷人翻身的好平台,只要加入了这个组织便能赚大钱。卖一套2800的产品可获得375元的分红。但实际上,该组织与传统传销经济犯罪模式不同,这些犯罪团伙披着传销外衣,却并无任何实物产品销售。

进去大概两三天之后,团伙成员每天会把彭涛单独叫到另一个房间,让他说出手机支付宝的密码,将钱取出后,再让其给好友打电话拿钱,通过这种方式,彭涛前后向该组织交纳了近3万元的费用。

彭涛(化名)向记者展示为摆脱传销组织自残留下的伤痕。

传销组织的“家法”

尽管每天听课被洗脑,但无心加入该组织的彭涛没有胁从,一心想着怎么能逃出去。也正因其不听话,天天都遭受了殴打。直到现在,他因挨打造成的耳膜穿孔还没恢复。

其实,挨打只是传销组织的对不听话的“家人”施用家法之一,这个团伙甚至把“家法”制成了印刷品,如:“如无特殊情况,所有业务员应该围着桌子转,因为桌子就是我们的柜台。”“第一个起来的老板做饭;第二个起来的老板擦鞋,先擦主任的鞋;第三个起来的洗杯子,先洗主任的,每天必须洗一次,洗完后马上给主任泡茶。”“衣服至少4、5天才能换一次。”

据办案人员介绍,传销团伙通过家法控制低等级人员,每个窝点每晚安排有2-3名骨干成员专门陪睡看守,收走外套仅剩短裤防止逃脱,并由寝室主任每天将安排情况逐级报告。同时,该团伙大经理以上头目,其租住地房间周边都安装视频监控,密切关注周边动向,如有情况,迅速转移,逃避打击。

彭涛(化名)被传销组织拘禁了7天的房间。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彭涛说,第6天的晚上,眼看逃跑无望,他想到了自残,狠心用牙齿咬破手腕。

这竟让他得以逃出生天,一直流血的伤口让团伙里的“家人”慌了神。5月7日晚,也就是彭涛被拘禁的第7天,传销组织终于同意放他走。

彭涛记得,那晚11点,其他人都已睡觉,团伙成员将他叫醒,让他收拾好东西后,给了他一张回家的火车票,叫车将其送到火车站。

第二天早上8点,回到家的彭某跟家人说明了情况,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长沙当地派出所报案。当日晚上9点,派出所民警根据彭某的线索,将该传销窝点一举捣毁。

以此为线索,7月11日,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调集刑侦大队、马王堆派出所等22个单位,抽调360余名警力分成20个抓捕组。在位于芙蓉区、雨花区、天心区、长沙县的14个传销窝点同时实施抓捕,一举抓获了“经理”“大主任”“主任”等相关涉案人员147人,成功解救20名受害人。截至目前,该案以涉嫌抢劫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罪名共计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25人。

此次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公司,落网的最大头目为卢某,贵州人,是负责长沙区域的经理。其2016年5月进入该团伙,最开始在岳阳参与组织传销,升至主任级别后,因当时传销窝点被遣散,回到老家。2018年初,卢某接到该团伙老板王某电话,派其来长沙重操旧业,直至落网。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深挖中。

彭涛再也没有见过婷婷,他说他特别讨厌传销团伙里相互成“家人”,“他们知道什么是家人吗?他们在亵渎这个词。”妈妈端上来的土豆,彭涛最终把它一扫而空,他说妈妈做的土豆能疗伤。

民警提醒:

暴力传销主要利用网恋、交友等手段骗人骗钱,受害人绝大多数为走出学校大门的年轻人。外出打工、交友、游玩的时候,每到一个新地点一定要通报给父母亲人,并且要经常与他们保持联系,让他们知道你在哪儿。一旦遭遇“暴力传销”,要想法设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并尽可能提供具体详细的位置,以便警方救助。

万灵召唤官网下载

封神三国游戏

仙国志破解版无限金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