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肥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暗战-第三类实习状态 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发布时间:2022-06-13 06:21:05 阅读: 来源:复合肥厂家
暗战-第三类实习状态 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暗战:第三类实习状态 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暗战:第三类实习状态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高考资讯网更新时间:2009-03-31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蔺桃

编前:

实习,是大学生入职前绕不开的一道环节。你也许曾经实习过,或许正在实习。有的人为了留下,拼得头破血流;有的人选择合作而达到双赢;甚至他们只是为了实习,就业与实习单位无关。

在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之外,你是否还体验过第三类实习状态?

我们没有可比性了

任明明到北京实习之前,就和俞佳联系了。俞佳是姑妈推荐给她的在北京读书的老乡,出发前几天,任明明每天都通过QQ、手机和俞佳联系,两个人很快熟络,俞佳亲热地叫她“亲爱的”,任明明也回一句“亲爱的”。

终于来到北京,俞佳因为临时有事,没有来接她。安顿下来后,俞佳打来电话道歉,说第二天来看她,顺便带她逛逛。

第二天,任明明给俞佳打电话。让她郁闷的是,当俞佳听说自己的实习单位名称后,只回了她一句:“啊,你怎么也到公司来实习了?”就挂断了电话。任明明意识到,她成了俞佳的竞争对手,而那家节目制作公司是出了名的难进。

两人约在公司茶餐厅见面。俞佳漂亮而干练,任明明有点儿自卑,但说了几句话之后,任明明就发现自己和这个女生没有可比性,“不是她比我厉害多少,而是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原来,在不到10分钟时间里,俞佳一直在强调自己跟公司的哪位领导关系好,哪个工作人员把她当妹妹看,任明明感受到言语之外强烈的驱逐之意,潜台词就是:“这是我的地盘,你识相的话,早点走。”

“我就是这种人,你要赶我走我还偏要做出个样子来。”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位实习生,大家相处还算融洽,俞佳尤其跟其他实习生打得火热。任明明不明白,俞佳为什么对同乡的她那么排斥。

一个在任明明看来“极度倒霉”的白天之后,转机出现在当天晚上。

那天,本来一个外景老师答应当天带她出去采景,没想到被俞佳抢了先,老师只好向任明明道歉:“下次吧,下次一定带你去。”

任明明觉得自己真的是“背”,遇上了这么个“克星”。巧的是,另一位女老师急着找一份影像资料,其他实习生都出去了,只剩下在擦桌子的任明明。她接到任务后,马上赶往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在一个半小时内赶回公司。当她把资料交上去的时候,她看到女老师眼里的惊奇和感谢。

结果却没用上,任明明正垂头丧气地准备收拾东西,俞佳和外景老师有说有笑地回来了,还说好一起去吃晚餐。

这时候,主任进来问谁有空帮忙送一份资料,一向积极的俞佳赶紧说我学校有点事,急着赶回去。主任的眼光投向了任明明,她听清楚注意事项后就打的过去了。

到了指定地点,接收文件的中年男子请她吃了顿饭,两人聊得很开心。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是来京视察的公司负责人。

第二天,她就被调到了另一档急需人才的新栏目,而俞佳依然在办公室里给主任泡茶,整理文件,做着“秘书”该干的活儿。

“我们没有可比性了,走的路不一样。”任明明不知道自己能否留下来,但是这段实习教会了她很多。

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清远到公司的时候,海东已经在公司实习了一段时间。实习也可以说是见习,因为只要不出意外,两人都能留下来。他们在不同的部门工作,原本没有什么联系,可能因为只有两个实习生,却总是被人放在一起谈论。

比如谁做事更勤快,谁泡茶更好喝,谁第一个来单位,无形之中,清远的到来给海东带来了很多压力。因为他是男生,不是很善言谈,清远却是一个可人的女生,公司男同事几乎都很喜欢她。清远和别人都很熟,惟独不和海东说话,原本内向的海东也没勇气和她说话。

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两人即使面对面吃饭,也互不抬头对视,走在路上都是远远看见,就低头“闪过”,基本当对方透明。只有一次,清远送一份文件给海东,他们才相互抿了抿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快速交接了。

海东所在的技术部门几乎都是男同事,对新来的女实习生格外关注,几乎每天都要在办公室讨论一番,海东从不参与,却总是听到清远的消息。清远记得老大爱吃牛肉干,特意去买了送给他解馋;清远改过的文件,连标点符号都不会错;清远桌上总是备着一堆常用药,有人需要的时候就会主动奉上。

清远的细腻、善良,衬托着海东的粗心和鲁莽。海东下意识地改变自己,在把文件送给老大之前,一定再三修改;他开始默记每个同事喜欢喝的饮料;他的抽屉里永远放着一把雨伞,抽屉却从不上锁。同事们对海东的印象越来越好,觉得他不仅能力出众而且具备男生少有的耐心和细心。

有一天公司聚餐,他们坐在了一起,两人礼貌性地问好,海东鼓起勇气对她说:“你知道吗?我们部门的同事每天都会说起你。”清远故意重复他的话:“你知道吗?我们部门的同事也都每天说起你。”

清远说,部门的女同事经常说,“今天第一个来公司的又是海东吧?”“他好聪明啊,听说他开发的新软件,连老总都夸他做得好。”天天听着这样的表扬,她也开始改掉赖床的毛病,每天坚持尽早来上班,所以他们才会几次在公司门口碰上;她也想法子向前辈请教,争取尽早上手,她得到的表扬也越来越多。

“原来我们都把对方当成了假想敌啊!”奇怪的是,这次谈话并没有拉近他们的距离,他们继续用耳朵来倾听对方的动向。

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

“我在实习的时候,遇到了现在最好的朋友,真的太有缘了。”隆龙说起江伟的时候仿佛说到恋人一样,两眼闪光。

几个月前,隆龙来到她从未踏上的南方土地。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她,只收到当地一家报社的实习通知。如果实习期间表现优秀便可以留下来,但具体留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在竞争,她无从知道。但这是一个机会,她知道必须得把握。

第二天去上班,来了几个实习生,除她之外,五六个实习生当中,只有一个女生。她们便顺理成章地被公司安排进了同一个宿舍。

“说实话,当初我对她没有任何印象,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想问。”倒是那个女生主动来问她的名字,两个有着男生名字的女生住在一起,都感觉挺有缘的。

接下来一问,更加让两人惊奇。“我是××师范大学的,你呢?”

“不会吧?我就是××大学的。”这回轮到隆龙惊奇了,她们俩的学校就紧挨在一起!在异地遇到来自同一个城市的老乡,隆龙觉得如同见到了亲人。

因为比江伟早来一天,第二天一早隆龙就带她去报社旁边的早餐店吃白米粥。瘦瘦小小的隆龙走在前面,高高的江伟走在后面,如同一个小尾巴。忽然隆龙觉得自己肩膀一轻,抬头看到小尾巴灿烂的笑脸,“你的笔记本太重了,我帮你背吧,不然你会更矮的。”隆龙气得想打她,心里却头一回感受到这个城市带给她的暖意。

有一天晚上,隆龙赶稿子,一直忙到9点多,本来有点害怕一个人回宿舍。没想到,一出采访部的门,就看到坐在门外沙发上玩手机的小尾巴。小尾巴主动接过她沉沉的笔记本,俩人踏着灯光一起回家。“对,就是家,有朋友就有家的感觉。”隆龙说。

回去的路上,说起大学经历,她们竟然发现俩人去过同一个地方做生态考察,只不过隆龙是大一去的,小尾巴过一年后才去。“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怎么没有早一点认识呢?”小尾巴问,隆龙说了一句让她觉得很肉麻却一直记在心里的话,“也许我们擦肩而过一百遍了,所以老天安排我们在这个城市,同一个时间来实习。”

因为和小尾巴的友谊,隆龙发现其他的实习生也变得越来越可爱,乐于分享食物的钟平,书生气却很爱吃馒头的刘毅一,喜欢说笑话的大虎……他们建了一个QQ群,就算有人被不幸淘汰,他们也会保持联系,“能够在一起实习,本身就很有缘分。”

-蔺桃

标签:就业 转载请注明:高考资讯网 » 暗战:第三类实习状态我们只是对方的假想敌 本网站的信息及数据主要来源于网络及各院校网站,本站提供此信息之目的在于为高考生提供更多信息作为参考,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上一篇文章:上海:14名大学生争抢1个“村官”岗位
    下一篇文章:“你的思想开放吗?”雷人面试题吓跑求职女生
时间轴H5模板
轮播图H5模板
一键换图H5模板